偷窥岳母   乱伦小说   

偷窥岳母

8年前,我和现在的老婆文文认识了,并且顺理成章的走在了一起,我们恋爱了。那时我23岁,而文文刚刚18岁,她的父母早已离婚,并且老死不相往来,岳父又成立了新的家庭,所以很少来管文文和我的事,而丈母娘仍然孑然一身,自己住在单位分的小套间里面。而文文自己住在岳父和岳母离婚前买的房子里。

  据说他们离婚是因为文文的妈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在外面红杏出墙,岳父是跑运输的,常常出车在外,在家的时间很少。而岳母耐不住寂寞,迷上了跳舞,在舞厅里和其他的男人勾勾搭搭。终于导致家庭破裂,而我的妻子文文也没人管没人问。

  还好这时遇见了我,所以没有堕落下去。而我也有幸娶到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妻。(我家的条件并不宽裕,而妻子家小有富裕,而且文文如花似玉,有许多条件比我好的多的人追求。

  要说我什么地方能吸引豆蔻年华的文文的喜欢的话,也只有我这付还算很好的臭皮囊了,我身高184,浓眉大眼,也还算帅气。但要是她的父母没有离婚的话,我觉得我们能成为夫妻是不太可能的事。)闲话少说,回到正题,文文的美貌大部分是遗传了岳母的基因,非常的漂亮,身材也非常好。

  但就我看来,文文甚至还比不上岳母的风情万种,这样看来,岳母的红杏出墙也就不奇怪了。

  在谈了一年恋爱后,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岳母,我后来的小乖乖。岳母那时已经39岁了(她在21岁的时候生下了文文),但看起来最多只有30出头的样子,和老婆文文的青涩的罗莉的感觉不同,岳母浑身散发出成熟的女人味让我更加迷醉。

  岳母和文文的五官惊人的相似,一样的眉眼下却是更加成熟丰满的娇躯。岳母身穿一袭小碎花连衣裙。丰润性感的嘴唇上淡淡涂了层粉色的口红,性感的肉唇旁还有一颗增添无限风韵的美人痣。显得格外的高贵和风情万种。

  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仿佛要滴出水来,如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下是光滑如缎的肩头,丰满硕大的乳房在若隐若现的蕾丝半罩文胸的包裹下高高翘起。

  腰肢并不象40岁左右的女人那样小腹凸起,而是平坦细腻,更突出了丰满硕大的圆翘肥臀,仿佛一个苹果一样凸出来。

  那肥臀被紧窄的短裙紧紧包裹,更显得浑圆性感,肉感的大腿被碎花的小短裙绷的曲线毕露。修长无一丝赘肉的光洁小腿是那样的修长,在脚踝处不可思议的细了下来,足踝处还系着一根细细的黑色带子,连着黑色的高根凉鞋,脚趾上还涂着粉红的豆蔻,更显得娇俏可爱。

  岳母见到我后,并没有象一般的家长那样严肃,而是绽开和煦如阳光般的笑容,热情的挥手招呼我:「小建,来快坐,坐!」我把满手的礼物放在茶几上,拘谨的微笑打招呼。

  岳母也在一边的沙发坐下,她不经意的把左腿抬了起来,翘在右腿上。就是这个动作,让我顿时热血沸腾。

  因为在不经意间,由于我的角度比较低的缘故,我看到了她的小内裤,隐约间,我看到那是一条小小的蕾丝半透明的黑色小可爱。

  原来岳母这么风骚啊,比我的文文穿的还要性感,文文平时总喜欢穿写小可爱的内衣裤我让她穿性感点的她却不肯。顿时我的大肉棒就不受控制的硬了起来,把裤子顶的老高。

  真的好尴尬,我又怕她们看到我的异常,只好尽量缩着身子。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岳母的问话。

  聊了一会家常,岳母站起身来,道:「小建你慢慢坐,我去给你们做饭。」我的厨艺还不错,于是我说:「我来吧,阿姨!」岳母笑着白我一眼,用纤长的细嫩的小手按住我的肩膀,把刚刚站起来的我按在沙发上,说道:「你第一次来,怎么能让你下厨呢,你好好坐着陪文文说话吧,一会就好。」说罢,转过身去袅袅的往厨房走去,肥嫩浑圆的臀部一扭一扭的,仿佛在挑逗着我。我看的目瞪口呆,文文啪的打了我一下,娇嗔道:「看傻了!」我这才回过神来,吃惊的说:「你妈妈好年轻,好漂亮啊!」文文笑着说:「吃惊吧,原来我和妈妈出去,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妹呢!」顿了顿,文文又笑着说:「我妈以前可是这HZ城有名的美女呢,追的人能有一个连呢!」我说:「那肯定的,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有其女必有其母啦!」文文笑着打我:「讨厌!」第一次的见面就让我对风情万种的岳母念念不忘,那撩人的丰满身材和勾魂摄魄的动人眼神让我老是在和文文做爱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把身下辗转呻吟的双十佳人幻想成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美艳熟妇。而往往这时,我的情绪也是特别的高涨,事后文文老是撒娇般抱怨我太猛了,却不知道其实我是在意淫她的母亲才这样的勇猛无敌。但我也只是想想罢了,毕竟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又过了一年后,文文和我同居了,她把老房子卖了,我们俩在市中心买了一个两室的小套。这之后却总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她的妈妈。虽然我很想和这样美艳动人的美女岳母多见几面,却总不能如愿,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正当我为岳母魂牵梦绕的时候,机会来了。

  岳母的房子要装修了,她要来和我们同住。在这前一天,她要我和文文去帮她收拾东西。岳母大人召唤,女婿当然是义不容辞。而岳母因为临时有事,所以只有我和文文两个人在收拾,当把大件电器之类的东西移在楼下的车棚里后,已经是中午,吃过午饭后,文文说累死了,让我一个人去收拾衣物,她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一边暗笑:「这小妮子,干这么点活就累的睡着了。」一边去岳母的卧室自去收拾。

  把衣橱里厚重的外套和毛衣之类的东西收拾到箱子里后,我又随意的打开了一个抽屉。

  突然我惊呆了,原来这里面密密麻麻全都是岳母的内衣内裤,本来就对女人内衣有特殊爱好的我顿时如获至宝,顿时爱不释手的开始翻动手中各式各样的内衣裤,满满一抽屉,没有一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穿的保守式样,奶罩全是性感的半罩和四分之一罩杯的性感蕾丝花边的。

  我看了看里面的商标,顿时倒吸一口气,乖乖!岳母居然是35E的罩杯,这在亚洲人中是很少见的巨乳啊!!

  相比之下,文文的32B虽然是完美的碗型,但和岳母的E罩一比实在是小的可怜!

  内裤全是白色,黑色,粉红色,蓝色,紫色各式各样的蕾丝性感小内裤,半透明,透明的,镂空的,甚至还有6条不一样感觉的T字裤,其中一条红色的后面是一根细的不能再细的小绳子,前面是全透明的只有烟盒大小的薄纱,根本任何东西也遮不住!!

  我的肉棒立刻就勃起了,把裤子顶的老高,就是这些有福气的小玩意整天包裹着我那美丽性感的岳母最隐秘淫秽的地方吗?我忍不住把它凑到我的鼻子前深深的闻了起来,看来是干净的,只有淡淡的香味。

  怕文文突然进来,我不放心的悄悄走到房门向客厅看去,文文睡的正香。兴奋的不能自已的我立刻把我的长22公分的粗如手臂的大肉棒给解放了出来,用这条性感无比的红色小丁字裤缠绕在青筋突起,硬如钢铁的大肉棒上开始手淫起来。

  一边自慰着,一边又翻弄那各种小可爱,想像着岳母那性感撩人的面容,硕大无朋的奶子和浑圆挺翘的屁股,这时我又翻到了几件情趣睡衣,几乎都是全透明的薄纱,有一件甚至在乳头的位置故意漏了两个洞,意淫中,我幻想着岳母穿上这件睡衣的模样,肉棒更加硬挺如狂!!

  突然间,我在抽屉的最里面的角落里摸到了一个弹性十足圆柱型的东西,我吃惊之下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式自慰棒,黑色的大棒甚至快比的上我的肉棒了,还亮亮的反射着光芒,后面还有一个电动开关。

  看来如狼似虎的说法真的是一点错也没有啊,也难怪,岳母和岳父离婚几年了,这样的年龄怎么人的住寂寞呢??就算有男人,估计那个年龄的也不能满足岳母那索要无度的娇躯吧??

  我看了这个做的很真实,上面还有青筋直冒的假阳具——就是这个东西在岳母的淫穴里进进出出,带出一股一股骚气冲天的淫水吗??我忍不住又把鼻子凑了上去,啊!!还有淡淡的骚味从鼻尖传来,难道说岳母用后没有洗过么?


  我欣喜若狂的用舌尖舔了舔。

  没有什么味道,只有一点微不可察的淡淡咸味,这就是岳母淫液的味道吗?

  连番冲击之下,一向强悍的我却在一次手淫中快速的射了精。

  没有准备的我慌了神,赶忙用手中的小丁字裤去接,却没有想到在小丁字裤中射满了浓浓的精液,怎么办?

  我连忙把丁字裤和自慰棒放进了抽屉的小角落里,整理了一下抽屉,这才开始收拾其他的东西,直到3点多文文醒来,我告诉她衣服收拾好了,却没告诉她内衣,我还没收拾。

  当晚,我失眠了,一边脑袋里想着白天看到那一抽屉的性感内衣和假阳具,一边又生怕岳母如果看到了我射的足足有几十毫升的精液会怎么办,一边又意淫着要是什么时候能把丈母娘搞到手就好了,而我也一再告诉自己,这是有违人伦的,是不道德的。

  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正因为这样的有违人伦才更加的刺激,况且岳母又是这样的美艳!矛盾重重的我直到凌晨4点多才沉沉睡去。过了两天,岳母看到我并没有异状,我忐忑不安的心才又定了下来。

  丈母娘的房子开始装修了,正好是6月份,刚入夏的HZ城里就已经热的让人窒息。丈母娘住到了我和文文租住的两室一厅的小套间里。只有客厅和我们的大屋里有空调,白天还好说,大家都有工作,可到了晚上,就特别的尴尬了。

  那时电脑还不普及,网络也刚刚成型,网上的游戏没什么好玩的,可喜欢打游戏我却早早买了一台电脑,每天疯狂的玩「仙剑奇侠传」、「红色警戒」、「三国志」之类的单机游戏,却很少上网,只是在和同事朋友说话的时候来上网聊聊天。

  而文文和岳母就占据了电视,由于电脑就放在沙发的边上,背对着电视,所以也倒相安无事,只是每天岳母都睡的很晚,不知道是电视上那些无聊的肥皂剧很好看还是由于天气太热,每次害的我和文文的造人计划都不能尽兴。

  HZ是个旅游业极其发达的城市,而文文就是这个城市里众多的导游中的一个,经常要很晚才回来,尤其是象现在这样旅游旺季的时候,于是,每天我和岳母独处的时间很多。和岳母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们也熟了起来。

  这天黄昏,我下班回家,饿急了的我刚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香味。

  我迫不及待的冲到厨房用手捻起一块鸡翅就放在嘴里,一边还含糊不清的说道:「真好吃!!阿姨(我和文文还没有结婚,所以一直都叫阿姨),你的厨艺真是厉害啊!」岳母「啪」的打了我手背一下,嗔道:「手也不洗就拿东西吃!快洗洗手!小谗猫!!」看着岳母似怨似喜的眼神,我差点呆掉,这哪象一个丈母娘和女婿说话的样子啊,分明是一个妻子对丈夫撒娇嘛!

  赶紧回过神的我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洗了手。这才开始打量起岳母来,岳母今天穿的还是一袭连衣裙,不过样式还满端庄的,下摆一直到膝盖,不象第一次见面穿的是个超短裙。

  但这件裙子的料子实在有点透,正好这时岳母弯下腰去洗菜,高高撅起的屁股里面两瓣浑圆硕大挺翘的屁股在我的视线下一览无余,而透明的裙子里竟然看不到内裤的痕迹,难道她没有穿内裤?

  我仔细再望上看,终于看到臀部上边有一条细细的红色的绳子,原来岳母今天穿的是我那天手淫射精在上面的那条丁字裤!!我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到底她有没有发现我那天射的精液呢?

  按理说不会疑点察觉不到,毕竟那么多液体就算干了也会有痕迹留下,可她为什么没有丝毫反映呢?是不在乎还是不好意思说?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我又顺着肉感十足的大屁股往下看去,岳母居然穿着我最喜欢的黑色的网袜,修长的小腿的线条在黑色网袜的映衬下更增添了一份性感的味道,而网格里突显的小腿的肌肤更加的白皙动人!!

  我的肉棒又一次不受控制的硬挺了起来!

  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个沙滩裤,而宽松的短裤根本不能压住这蠢蠢欲动的小小建。

  我赶忙撅个屁股,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问道:「文文还没下班吗?」一边尴尬的想走出去。

  「回来,把菜端出去啊!文文今天说要加班,要到10点多才能回来呢!」我「噢」了一声,想趁岳母不注意端菜出去,可我的手正在沙滩裤的兜里按压着不安分的肉棒呢,拿出来的话那帐篷得要翘的有多高啊!

  端起一个盘子,我偷偷的看岳母一眼正想出去,却看到岳母那勾人的眼神似笑非笑,似乎发现了什么。我脸一红,赶紧借口上厕所,出去到卫生间去收拾我那不听话的棒子去了。

  好不容易射精了,让肉棒软化下来的我出了卫生间的门,却又看到了那一双娇俏的丹凤眼正注视着我,我又是脸一红,走到了饭桌前坐下。

  吃饭时,气氛不象往常那样的轻松,却有了些暧昧的味道,看着岳母似笑非笑的唇角,我更加的不安,心不在焉的和她说了几句话后,我匆匆的把饭扒完,赶紧就去电脑前玩游戏去了。

  终于摆脱了不安,我慢慢的进入游戏中的世界,正当我在指挥关羽大战华雄的时候,岳母走到了我的身边。

  而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身后站着人,当她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才惊觉岳母就挨着我的椅背,而头已经靠了过来,离我竟不及10公分的距离,栗色烫成大波浪的长发调皮的蹭着我的脸颊,绯红的脸上嫩的仿佛能滴下水来,一股浓香刺激着我的嗅觉,忽然想起一本名叫〈闻香识女人〉的书里曾经说过,性欲旺盛的女人对浓烈的香水味道有着更加的偏好,难道岳母也是性欲旺盛?

  再一想那天看到女用自慰器的情景我又释然,但心里却泛起了小小的波澜。

  性感的双唇微微撅起来,说不出的迷人,岳母柔声问道:「小建啊,电脑上有什么好玩的啊?你教教我玩电脑好吗?」那时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不过对于已经42岁的岳母,还是很新鲜,我教她QQ,看门户网站和联众世界的游戏,已经一些网上流行的黄色小笑话,她玩的很开心。

  我看到岳母笑的前仰后合而引发的胸前波涛汹涌的样子,我也笑的很开心,站在她的身后我看到了胸前一片雪白光滑的肌肤和深如天堑的乳沟,更加的开心了,而岳母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春光外泄,还把身子朝前趴着,这下我甚至看到了粉色蕾丝胸罩和大部分的乳肉,甚至有一点褐红色乳晕也看的清楚。

  就这样,我站在岳母的身后,忍不住大着担子悄悄的把肉棒从裤子里解放出来,用左手不停的揉搓着套弄着,右手时不时的帮岳母打开一个又一个网站。一边眼前看着丰满的乳沟,心想什么时候要是能把这一对奶子把我的大肉棒夹在中间乳交的话就爽了,一边又担心岳母随时有可能回头看到我那淫贱的样子。

  我小心翼翼的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和岳母说着话,硬的发涨的大肉棒却不象上次那样很快的射出来。

  可能是感觉我的呼吸有点急促,岳母回过头来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我赶紧停下动作,不自然的冲岳母笑了笑,她若有所思的回过头去又开始摆弄电脑,我赶紧把小弟弟硬塞进裤裆,借口内急,临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我听见岳母好像笑了一声,是不是在笑我?

  难道已经发现了我的不良举动?我忐忑不安又兴奋异常的射了精!

  回到客厅后看到岳母却一点异状也没有。这时,岳母说要去洗澡,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暗想:「平时不是要到睡觉的时候才洗澡吗?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洗澡了??」但我并没有说什么,看丈母娘的表情业也是一脸平静,我坐到了电脑前又开始玩我的游戏。平常视游戏如命的我却怎么也顶不下心来,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心中如天人交战般的我犹豫再三,一边想着岳母迷人的娇躯,一边想着人伦大事岂可不顾。

  终于性欲和偷窥的欲望战胜了理智,我蹑手蹑脚的悄声走到浴室的门口趴了下来,买来的二手房还是老实的装修,在浴室门的下面有一个小小的气窗,用木隔栅一格格的向上翻起,在下面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上面的情景。

  我趴在地上一点也不敢发出声音,甚至屏住了呼吸,抬头朝里看去,我真的惊呆了,一个我梦寐以求了许久,一个我终生都不能忘记的迷人场景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从下往上看,人的身材都会和平视的角度略有不同,丈母娘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白里透红,还微微反射着柔和的光泽。

  穿着透明塑料拖鞋的玉足俏皮的翘起来,纤细的足踝上是圆长的小腿,我这个角度看去更显得玉腿修长,丰满的大腿在灯光的照射下雪白雪白,遗憾的是由于两腿紧闭和灯光照射不到的原因,只能模糊的看到突起的那一团小肉丘和中间被挤的有点变形的肉缝。

  令我吃惊的是岳母是个「大胡子女人」,阴毛又多又密,那整个小腹前的一大片三角区域都被又长又乱的阴毛所覆盖,甚至在灯光的映射下我看到连屁眼的周围都长满了肛毛。

  越过平坦的小腹上就是那人难企及的E罩的大奶子了,大堆的乳肉堆积在胸前,那情景蔚为壮观,随着岳母的动作还泛起一阵阵的乳浪,看的我眼花缭乱。

  和文文嫣红的两点小小如黄豆般大小的乳头不同,丈母娘的奶头大的出奇,乳晕很大,大概有4,5公分的直径,上面还长满了细细的小疙瘩,奶头足有2公分高,很大,象一颗手枪的子弹一样不知廉耻的高高翘起,傲视着门外趴在地上的卑微的我,怪不得岳母穿着奶罩还老是能看到乳头的影子。

  这一切很象日本漫画中的熟母形象,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日本漫画中的熟妇不就是这样吗?

  巨大的奶子上巨大的乳晕,巨大的乳头,屁股老是很夸张的突起,而岳母正和这漫画中的形象一模一样。

  这时的我早已忍不住又把可怜的大肉棒掏了出来,右手不停的疯狂套弄,眼睛还不忘往上看,岳母闭上勾魂摄魄的媚眼,嘴角微微的翘起,带着一丝笑意。

  原来她正在洗头。正当我还在意淫的时候,突然看见岳母紧闭的双腿打了开来,而左腿甚至搭在了马桶上,原来她已经开始洗身子了,而正对我的角度的就是她的神秘的谷丘。

  我终于看到了神秘源泉,那个把文文带到这个世界来的最神秘的地方,虽然由于灯光的原因,还是看的不是很真切,但已经足够,这个神秘的淫秽之处离我不过1米左右的距离。

  由于正在打香皂,两腿分的很开,浓密的阴毛的遮盖下,大阴唇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看到了黑黑的一片高高的凸起如馒头般的肉丘,但让我吃惊的是她的小阴唇,不象文文只是两条小小的肉条,通常在我的大肉棒捅进问问的小穴的时候,那条小阴唇连一点痕迹也看不到了。

  但岳母的小阴唇却是如蝴蝶般张开的两个大大的扇形肉片,垂下来足足有四五厘米长,略褐色的肉片顶端异常的肥厚,还长满了细细的小的皱褶,显得淫靡非常,蝴蝶的翅膀不知羞耻的大大的张开,里面的鲜红的嫩肉若隐若现。

  小豆豆却看不出来,因为阴毛实在是太多了,盖住了那小小的阴蒂。

  这时,岳母又仿佛炫耀般慢慢转过身躯,把后背暴露给我,从这个角度看却又是另一种滋味。

  高翘的肥大屁股高高的挺向我的方向,也正好把屁眼的位置正好对准我的眼睛,只见长长的倒伏下来的阴毛护卫一般环绕着屁眼,那如菊花般辐射状发散的小皱褶纹路完美无缺,中间是一个细细的小圆洞还微微的一伸一缩,煞是有趣。

  而这个角度看大阴唇更显突出,惊心动魄。

  眼看岳母即将洗完,我不敢再看,匆匆回到电脑桌前,死命的套弄几下已经发疼的肉棒,连忙将不甘心的小弟弟硬塞进裤裆,装作正玩的投入。

  「吱」的一声门响,我偷偷回头张望,只见岳母一边用浴巾擦拭着湿湿的头发,一边可爱的歪个脑袋走了过来,然后坐我身边的沙发上顺手打开了电视。

  看岳母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她,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岳母身穿一个吊带的棉质睡衣,远不象我那天收拾所看到的性感睡衣,下摆甚至已经超过膝盖,领口也很高。

  但岳母还是让我窒息,只见岳母不经意的把玉足翘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裙摆立刻跑到了大腿的上部。

  而岳母却似乎并没有发觉,只是在看肥皂剧而不时微笑,雪白的大腿光洁迷人。我恨不得扑上去狂啃一起,硬涨的大肉棒一直固执的给我制造着大帐篷。

  我怕再这样下去我就会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冲动,关了电脑。

  去卫生间洗澡吧,也许冷水能把我一天积累的欲望给冲刷掉,回屋拿了换洗衣服,我进了卫生间。

  平时从来不注意换下来的衣物的我却眼前一亮,看见了洗衣机旁的衣物换洗篮里有一抹亮丽的红色,是岳母刚才还穿在身上的红色性感小丁字裤!!

  我小心翼翼的拿起来放在手中细细的把玩,只见应该维系在阴部的那一条细细的绳子早已湿透,上面还有些乳白的颜色,这就是岳母的分泌物吗?还是干脆就是她流的淫水呢?

  我忍不住把内裤凑到鼻尖闻了下味道,顿时一股淡淡的奇怪的腥臊味传到我的鼻中,但并不象尿骚味那样刺鼻,反而更加让我的性欲更加的高涨,我甚至把它放进了我的嘴里,用嘴来尝尝味道。

  不象我想像中中年妇女那样散发着恶臭的味道,而是有点涩有点咸的味道,欲发如狂的我又一次将这件小可爱缠绕在我那已经硬了一整晚的青筋爆起,硬如钢铁的大肉棒上,脑海中不由的浮现着岳母穿上这条小丁字裤,整个阴部一点都盖不住,反而更增添性感的情景来,很快的又射在丁字裤上满满的精液,糟了,得意忘形之下我又忘了,这可怎么办?

  现在洗肯定会发现,不洗的话岳母看到告诉文文怎么办?但我又一想,上次都没有什么纰漏,这次也许也能过关吧?就算发现也应该不会把这么丢人的事告诉文文吧?我心一横,不管了。把内裤又放进换洗篮里,我开始洗澡。

  洗完后,我不敢再面对越来越吸引我的岳母,早早的回到了房间睡觉。可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全是刚才我在浴室门外看到的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岳母的裸体,好不容易到了快11点,文文回来了。

  她刚一进房间,我就迫不及待的一把抱起文文,把她往床上一扔,就扑了上去,甚至来不及脱掉她的裙子和内裤,我把她的裙子往上撩到腰间,把内裤往旁边一拨,迅速掏出我的硬涨已久的大肉棒一下子就插到了文文嫩穴的最深处。文文还没来的及奇怪,就被我的动作插的大声「啊」了一声,然后用粉拳狠狠的打我:「干什么啊你?人家还没洗澡呢,身上粘粘的难受死了!」我却不管不顾,只管死命的大力抽插,很快文文就被我干的软了下来,开始拼命的迎合我,开始还顾忌到客厅的妈妈,不敢大声的叫出声音,只是在小声的呻吟着,可我刚刚射了好几回,这时候正是勇猛无敌的时候,我越干越猛,而文文也爽的再也顾不得他的妈妈还在外面。

  开始大声的尖叫和呻吟起来:「啊……老公……你今天好厉害啊……啊……插的我好爽啊!!」听着文文在我身下的辗转娇啼,我更加的卖力,把文文的T恤和奶罩推上去,用手粗暴地揉搓挤压着,还时不时的把嘴凑上去撕咬她的奶头,文文的奶头早就因为兴奋高高的坚硬挺立着。

  文文忍不住尖叫着:「老公……啊……再用力……干死我啦……啊……我的小穴要被你干烂啦……啊!!!」随着龟头传来的一股热流,我知道文文已经泻了身,而她的身子也瘫软了下来,而我仍旧欲发如狂,一把将文文翻过身来,让她站在床边撅起屁股对着我,我瞄准已经湿乎乎的浪穴又是整根而入!还没恢复的文文歇斯底里的嘶声尖叫:

  「啊啊啊……老公你太猛了……我受不了了……」看着文文高挺的屁股,想像着身下是美艳的岳母,我一次又一次狠命死干。

  房间里传来的只有文文的尖叫声和身体相交发出的啪啪声以及我的喘气声。文文被我操的到最后已经是浑身瘫软,有气无力。似乎连喊也喊不动了。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已经被我操的连泻四次身的文文,我才大叫一声,一泻如注射出浓浓的精液来。
  完事后,浑身大汗淋漓的我紧紧拥抱着文文,文文温柔的帮我擦去汗珠,柔声问到:「老公,你今天怎么啦?这么猛?」我一阵惭愧,刚才居然把身下的美娇娘当成了岳母,我敷衍道:「嘿嘿,没什么啊?想你了啊!」文文粉拳使劲打我:「你坏死了,刚才干我那么猛,肯定被我妈全听见了!」我笑着说:「能怪我吗?谁叫我的老婆这么漂亮迷人?再说你不会叫小点声吗?听见的也就只有你的尖叫!」文文害羞的说:「谁让你这么厉害的?」看着身下害羞的文文的绯红的小脸,我一阵感动,和文文亲密的吻了起来,又说了会儿话,我们才起身开始整理,我起来看到文文的小浪穴已经湿的一塌糊涂,错乱的阴毛被淫水和汗水打湿,歪歪的倒伏在一起,原本粉红色的小穴已经被操的通红,小肉唇周围已经红肿起来,洞口微微张开,淫靡的乳白色的精液和浪水从小洞里还不停的流出来,一直流到肛门和大腿。

  我想帮文文擦拭的时候忽然鼻尖传来熟悉的腥臊的味道,和刚才岳母的小丁字裤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原来这个骚骚的味道也是遗传啊。以前我从来没闻到文文的下体有这样的味道,因为文文总是要洗过澡后才肯和我亲热,所以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味道对我有着致命的诱惑,我决定以后不让文文先洗澡再和我亲热了。

  另一方面,我在疑惑着:难道说岳母丁字裤上的湿痕并不是她的普通分泌物的味道,而是她流的淫水的味道么?

  那么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会流淫水呢?

  我也要重新洗澡了,浑身都是汗水,黏糊糊的好不难受,我们整理好衣服,到了客厅,我向岳母看去,正好她也在看我,岳母微笑的眼中我却看到了一点不自然,里面好像是尴尬和羡慕。文文却没有发觉,她张开双臂去拥抱岳母。

  「妈妈。」岳母笑着敲了一下文文:「浑身黏糊糊的就来抱妈妈,要我再洗一次澡吗?」文文俏皮的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而岳母有意无意的又看我一眼,眼中热切的目光要把我融化,我不敢和她再对视,装作看电视。

  母女俩又说了一会话,岳母借口困了去睡觉。我和文文自去洗澡,在浴室里想起刚才偷窥丈母娘洗澡的情景我又忍不住和文文亲热了一回不提。只是文文似乎习惯了大声尖叫,声音大的直要把窗户震破,也不知道岳母听见了没有。

 【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哥哥的肉棒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