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Y老师
Y老师

Y老师

十八岁,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我开始不同于正常男女性爱的第一次性生活。


  昨夜,后庭的处女身被Y老师夺走,我就像一个没有提线的木偶一样任她摆布,不停地被她侵犯着。Y老师交替说着严厉和柔情的淫语,使我的意识完全脱离了身体。我也不记得昨晚我们做了多少次,射了多少回,甚至完全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入睡的。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完完全全错过了开学第二天的课。我一个人躺在公寓里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身体已经被洗过了,粘满的体液已经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沐浴露的清香和残留在身上的女性体香。


  茶几上留了张字条,Y老师告诉我她要去学校上班就先走一步。早餐可以吃厨房里的面包,上午的课已经替我请好假不必着急回学校。我们二人昨夜喝剩的红酒和杯子还散落在旁边,而地面上依旧脏乱不堪。


  所谓放在厨房的面包,就是一个干巴巴的法棍,旁边放好了黄油。扫视了一下餐厅里简陋的餐具,结合客厅里还没有收拾的地板和茶几,能推测出Y老师平时的生活习惯。这早餐和厨具的数量充分暴露出了Y老师烹饪技术缺乏的事实,要不然昨晚也不会特意叫我去她的住处吃外卖了。而客厅的地板也指明她家政能力也是没得看,要不是因为公寓里的东西很少,估计早就被她弄得乱七八糟了。


  临走前我将屋子里除了Y老师的卧室之外所有地方都打扫了一遍,包括地板茶几还有昨晚我睡过的沙发。收拾完之后已经过了正午,我连忙赶回学校,在下午第一节课之前回到了教室。


  室友非常好奇我昨晚的去处,我只能撒谎说身体突然不太好去医院呆了一下,今天上午还拜托Y老师给我请假。而相比好奇我昨晚的去处,他们更好奇是昨天下课后我与Y老师的互动。但听闻只是帮她整理档案之后便纷纷失去了兴趣。


  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这个老师其实可怕得狠,不但下套引我进虎穴还强奸了我……但从那天起将近一周,我都没有单独和Y老师说过话。英语课一周只有一节,我们两人其他见面的时间都是班导师在班级统一通知事情的时候。而开学第一天晚上的事成了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在班级里见面的时候,她总会时不时向我投来挑逗的目光,而我每次都只能害羞地低下头不去看她。


  开学第一周周五晚上的班会自然少不了班导师的安全教育,教育的内容无非是周末游玩要注意安全不要去游泳馆登山一类的。


  「要参与新生文艺演出的相关同学晚上留下,其他人可以回去了。」Y老师一声令下,教室里的同学们都四散而去。


  我拿起书包,也准备随着人流离开教室。然而正路过Y老师身边的时候,我的屁股突然被狠狠地抓了一下。


  「去哪啊小朋友,我说过了文艺演出相关人员要留下,你怎么还要走?」Y老师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言语间吹出的轻风刺激着我的耳朵,光是被她这么一挑逗我就不由自主地硬了。我只能红着脸乖乖地回到座位上,夹紧双腿,掩盖住那挺立的男根,等着全班同学都离开教室。


  所谓的文艺演出负责人员只有两个人,我算是被强行凑数算上的,另一个就是事儿精班长季秋了。Y老师跟季秋交代了一些安排随后便示意季秋可以走了。班长出门之前还愣愣地向门里望了一眼,她一定是好奇为什么Y老师会把我单独留下来。


  然而我基本可以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猜出一二。周五晚上、没人会逗留的教学楼、只有我们二人的教室……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啪得一声,随着季秋的离去,Y老师锁上了教室的门,关掉了后排的灯,只留了我头上的一排,教室顿时陷入了昏暗又寂静的状态。


  「听说你会弹吉他?」Y老师把我面前的桌子拉开,正对着我坐到了上面,并且脱下了自己的高跟鞋,露出了包裹着黑丝的双脚。


  「嗯……高中的时候玩过乐队。」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只能盯着她的脚看。


  「那你怎么不主动来找我报名呢?」她轻轻地将脚伸进我的衣服,顺着我的腹部上行,用脚趾揉捏着我的乳头。「答应当我的助理,可你一周都不主动来找我,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被Y老师的脚弄得心跳加速,意乱神迷。本来我的胸部就特别敏感,加之时隔一周又闻到Y老师身上独有的体香,下体爆裂一般地冲着血,仿佛要撕开我的牛仔裤。


  「老师……有监控……」我指着教室角落的仪器,想要缓和这激烈的刺激。


  「监控平时是不开的,只有考试的时候才会。」她掀掉了我的上衣,慢慢靠近我的脸,提起我的下颌:「一星期没来找我的惩罚,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话音刚落,她便立马脱去我的裤子。我本能地想抓住,胸口却被她的脚狠狠地踩在椅子上。本来看到她我的荷尔蒙就会加速分泌,加之在学校教室里做这种事,裤子被扒掉的一刹那我的阴茎就像棒球杆一样瞬间挥出。


  Y老师从桌子上跳下来,坐在我的腿上。她那挺拔的胸部压上了我的口鼻,左手紧紧地按着我的后颈,右手握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着。


  突如其来的进攻击中了我的兴奋点,我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大腿,嘴里发出了像女孩子一样的叫声。


  「老师……求你慢一点……」


  「张嘴。」


  接到她的命令我抬起头,直视她的脸庞。隐隐约约觉得什么要来,我张开嘴等待着,内心早已被欲望填充,渴求着她对我的进一步占有。


  一团唾液从Y老师的嘴中流出,落入我的舌尖。我贪婪地吸食着来自于她的甜美甘露,品尝着她的味道。


  Y老师依旧用手托着我的头,不断地向我嘴中倒入她的唾液。她并没有像A片里女王责骂男M那样如同吐痰一样地吐口水,而是像母亲喂食婴儿一样向我嘴中喂入她的口腔液。


  我们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让我完全沉浸在她充满母性气息的液体中。直到我的嘴中全部都是她的气味时,Y老师向我的男根吐了一大口唾液,然后用手加速撸动起来。


  要说被别人套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几天前Y老师的公寓里我已经感受过一次她的handjob,她那常年保持健身的力气和体力让我第一次被别人碰触的男根直接升上了天。然而这一次她在用手侵犯我阴茎的同时还加入了她的唾液,手掌与唾液摩擦的同时还会在龟头处发出挤压液体的声音。以她的口液作为润滑,给我带来了超脱普通handjob的快感。


  我迷离地看着Y老师,嘴里还含着她给我的唾液。而Y老师的脸也越来越红,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


  「唔……唔……」我抓紧她的双腿,嘴里抑制不住发出叫声,我自己的口水混合着Y老师的唾液从我的嘴角流出,低落到她正在高速上下撸动的手上。


  「榨干你的棒子,榨空你的身体,我要吸干你一周的分量。」她肆虐地玩弄我,双腿夹紧了我的腰肢,后颈的手狠狠地将我的头按向她的胸部。


  「不行了……老师我要射了……」


  积聚已久的快感瞬间爆发,下体在她的手中直奔高潮顶点,白色的液体喷向了我裸露的上身,身体也因快感而抽搐了起来。


  我瘫坐在椅子上,双手无力搭耸在一旁,髋部已经完全失去保持姿势的力气,任凭自己的双腿张开,将完全裸露的自己展现在她的面前。自己腹部、胸口、颈部甚至下颌都沾满了自己射出的精液,一副惨烈而又充满色气的画面就这样呈现在只有我们二人的教室之中。


  Y老师慢慢地趴在我的身上,伸出舌头舔舐着我身上的精液。男人生殖器所迸发出来的体液对她来说就好似甜美的牛奶,她贪婪而又满足地舔着我身上每一处沾有精液的部位。她的嘴唇包裹住我的皮肤,舌尖在我的身体上肆意游走,舐干身体表面的液体之后她又用力吸食着我的皮肤。


  射精高潮带来的余波过后,我的沾满了Y老师的口水,身上到处都是她用嘴种下的「红草莓」,红白相间的皮肤仿佛替她宣示着她对我身体所拥有的主权。


  「穿好衣服,回去继续。」她亲吻我的额头。


  【完】